真人投注 > 万道神典 > 第19章 暗伤
    “你说说看,这暗伤到底在何处?为何灵性大损?”徐老知道丁平生性老实,也很少进行反驳,便直接为其出头。

    周围原本闲逛的人群,听到如此言语后,知道有热闹可看,立刻围过来。

    当他们认出徐老之后,立刻知道前因后果,肯定是有人在此处捣乱了。

    “这徐老又要出手教训无知晚辈了,这可是一位三阶丹师,通晓灵草的各种习性!”

    “这毛头小子要倒霉喽,在这里胡言乱语,到时真相揭穿,肯定被人教训一顿!”

    “敢在徐老面前搬弄是非,真是不知好歹!”

    围观的群众,知道徐老的脾气,对方如此一说,肯定是这小子说的不对。

    在这灵草区域中,经常有人胡编乱造,说灵草有暗伤,从而进行压价,这是一种很拙劣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暗伤就在这里...”余凡接过那株黄晶芽,指着最顶端的一个晶体,展示给徐老看。

    “这黄晶芽喜阳,在每日的清晨,都会凝结一滴黄色液体,这液体不断汇聚之下,就形成如同晶体般的物体,每一颗晶体,代表一年的生长时间...”

    手中的这株黄晶芽,在上端一共有五颗黄色晶体,代表已经生长过五年。

    “你们再看看这顶端的一颗晶体,虽然是黄色,可在这晶体的最中心位置,已经变成黑色,这说明最近这一年中,它的生长环境有所改变,已经带上一丝寒气...灵性有损,若是炼制丹药之时,不能控制好这股寒气,整颗丹药都会报废...”

    “你在采集这株黄晶芽时,可有发现什么不同之处?”余凡扭头看向丁平,这灵草是对方踩得,当时的情况,只有他才能说明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所有人都看向丁平,等待对方确认之后,才能猜测少年说的是否属实。

    “厉害...你说的没错!”丁平仔细回忆之后,才想起黄晶芽的生长环境,的确的有所改变...

    “我采集黄晶芽之时,在它的旁边,发现另一株灵草寒灵花,当时寒灵花只生长一年左右,想必就是它影响到黄晶芽的灵性改变...”

    黄晶芽生长之时,每日都要吸收太阳的极阳之力,自从这株寒灵花出现后,它在生长之时,不知不觉就将寒气也融入到第五颗黄晶之中...

    ‘啪啪啪...’

    一阵有力的掌声响起,徐老听到丁平所言,已经猜测到少年所说属实,情不自禁就为少年的眼力鼓掌。

    “真是英雄出少年!我已是炼丹二十余载,自缪见多识广,没想到今日才知山外有山...”

    ‘啪啪啪...’

    听到徐老如此所言,周围的一众人群,也是开始为少年鼓掌,在如此年纪就有这番见识,实属难得。

    “这少年是哪家弟子,竟然如此年纪,就有如此高深的灵草辨别之术,太让人震惊了!”

    “这徐老都没看出的问题,这少年几下就指出,连生长环境都猜测到了,佩服!佩服!”

    此时再也没人敢小看这个少年,人群在议论不久后,就逐渐散去,从此这灵草区域,就留下一段少年天才的佳话...

    “我说的没错吧,这黄晶芽灵性有损,阴阳相合,若是炼丹时火候掌控不到位,这丹药就直接废掉...三百灵石,我给的一点也不少了!”

    余凡之所以看出黄晶芽的问题,是因为东岳的记忆之中,也炼制过这样受过寒气的黄晶芽,一炉丹药直接废掉,所以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他此时依旧要购买这株黄晶芽,自然也有自己的道理。这炼制凝海丹只需要四颗黄晶的黄晶芽,到时只要将最顶端那颗去掉,剩余的药效,足够炼制丹药。

    而且花费三百灵石,也比单独购买四颗黄晶的,要低上许多,还是非常划算。

    “好,这黄晶芽有问题,本身也是我的过错,我再给你降五十,二百五十颗灵石,处理给你!”丁平是个老实人,认为自己的过错,让对方差点受损,又降下一些价格。

    “老板是个痛快人!不知那株灵草怎么卖?”

    在整个摊位中,在靠近后方的一个角落,有一株独特的植物,在最顶端似花非花,蜷缩在一起,非常怪异。

    余凡强忍着内心的激动,使自己保持镇定,因为已经发现这东西的价值,有可能这摊主并不知晓,才会摆在最不起眼的一个位置,与杂草之物放置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个?就是普通的追魂花,装饰植物,你若想要,送你便是!”

    追魂花是一种独特的灵草,通常生长在坟头之上,有奇香,能提神醒脑,修道者喜欢摆放在家中,能够凝神修炼。

    丁平这株追魂花采集的位置与往常有所不同,并不是坟头,而是在一个三阶妖兽的尸骨之上。

    “多谢老板!我家中正需要此物来提神醒脑!”余凡听到丁平的言语,内心狂喜,努力保持着正常的姿态,对方果然不知道这株灵草的真正名字,而是误以为是极其相似的追魂花。

    之后取出二百五十颗灵石,递予对方,将黄晶芽与‘追魂花’放入怀中,在众人没有察觉的情况下,偷偷收入乾坤戒中...

    “焚魂摆渡,灵有一蛊...”

    余凡留下这句话语后,就匆匆离开此地...

    “嗯?”徐老仍旧在丁平的摊位前,听到这余凡的一句话后,脑中一道灵光闪现,双眼猛的瞪圆,如铜铃一般,紧紧盯着余凡离开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焚魂摆渡,灵有一蛊!没想到这一天之中,徐某竟然走眼两次,还敢妄自菲薄,在这灵草区域被人尊称徐老...真是可笑,可笑啊...”

    “徐老?你怎么了,我们称呼你为徐老,是因为你的博才学识,通达灵草的各种习性,今天不过就是走眼一次,您没必要如此自责...”

    丁平觉得徐老情绪不对劲,连忙劝说,认为就是黄晶芽之事,闹得心情不愉快,胡乱言语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