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人投注 > 万道神典 > 第37章 决赛
    半决赛之后,又休息了一个时辰,此时在万众瞩目下,余凡与杜州登上比武台。

    杜州穿着黑色劲装,神色淡然自若,完全没有将这场比赛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“我看过你的战斗,说实话,想胜过我,很难!”

    “只有比过才会有结果。”余凡知道这名对手很强,可此时已经箭在弦上,自己势必要获得这场胜利。

    他直接施展玄羽步第三重,瞬间靠近对方的身体,斩开近身战斗。

    两者一接触后,战斗一触即发,余凡并未占据上风,十几招攻击过后,反而被隐隐压制住。

    丰海长老一直对杜涛极其关注,对方使用的武技,也是一眼就认出,之后感叹道:“这是杜家世代相传的流星步,没想到被这个小子修炼到如此境界!”

    流星步是一门玄阶中品步法,这种身法类型的武技,修炼起来非常困难,杜州凭借家族世代相传的经验,才将这门步法修炼到第四重境界。

    此时凭借这个流星步,比余凡的玄羽步更加精妙,真人投注:所以在战斗之中,就逐渐占据上风。

    杜州越战越勇,虽然攻击也很难击中对方,可持久的消耗战之下,两个段位的差距,还是自己占据优势。

    余凡越打越被动,此时攻击被不断压制,即使释放强大的武技,也难以击中对方。

    在不断的使用玄羽步之下,他直接进入到一种玄妙的状态,在这个状态下,对于身法的直接有了更深层次的领悟。

    玄羽步被演化之后,已经进阶到玄阶极品的水准,一共有四重心法,修炼到第四重,将会达到最强的状态。

    之前他只学会前三重,这第四重只摸到一个边,此时在这个特殊状态下,逐渐摸索到第四重的释放方法。

    两人越打越激烈,转眼间一炷香的时间过去,灵力消耗都是极大。

    丰海见到这样的战斗,知道余凡这场多半是要输,这两个阶段带来的差距难以被弥补,时间长了,灵力第一个就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“这余凡表现已经够好了,即使输了,也在情理之中,若是给他多些时间,这两人的胜负肯定难分...咦?有些不对,这场面的情况,怎么开始反转了?那是!!”

    在比武场中,余凡的形式迅速逆转,经过这惊险的一炷香时间,玄羽步第四重终于领悟,能够完成的施展出来。

    玄羽步是玄阶极品武技,完全施展之后,已经可以压制流星步,杜州反而被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你竟然突破了...”杜州没想到自己反而成了陪练,让对方有所突破,不过在吃惊过后,很快就镇定下来,“即使如此,你也不可能获得胜利,这场战斗谁的灵力找消耗干净,谁就会输掉比赛!”

    这句话的弦外音就是杜州依旧会获得胜利,他刚才有一场轮空,从而节省大量灵力,而余凡每一场都是上场比斗,加上两人的段位差距,自然高下立分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一定!”余凡自然也有所依仗,神道诀第一重乃是神阶道诀,在凝聚灵海时,比普通者灵海大上一倍,这就让他站在很高的起点。

    即使比自己高上一两个阶段,只要对方道诀不是神阶水准,自己就有极大的优势,能够将这个差距扳平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是凭借身法不断闪转腾挪,在没有必胜的把握前,谁也不敢释放强大的武技,以防攻击错空,反而被对手抓住空挡。

    又是一炷香的功夫过去,两人的比斗仍处于焦灼状态,谁也拿谁没办法...

    “这家伙竟然还有灵力...怎么可能!”杜州此时的灵力已经剩的不多,按理说如此消耗过后,对方应该比自己更差才对,可此时的情形明显不对。

    “不成,不能再拖了!玄月斩!”

    玄月斩乃是一门地阶中品武技,传承于杜家,从不传外姓之人,在这罗玄大陆,地阶武技已经是顶级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来的好,天罡手!”

    此时两人都在施展地阶中品武技,观众席上所有人都屏住呼吸,在这一击下,一定会分出个胜负,此时两人的灵力都将近消耗一空,肯定没人能放出下一次攻击。

    ‘轰!’

    一声巨响过后,整个场中被一股能量风暴充斥,漫天的灰尘飞起,阻挡所有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三个呼吸的时间过后,一股清风拂过,灰尘逐渐散去,场中出现两个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击过后,两人都是后退十步,之后谁也没倒下...

    “余凡,你很强,没想到凭借四段的实力,竟然能与我对战到这个时候...不过,你还能释放同样的一击么?”杜州此时灵力大量消耗,不过还有使用玄月斩的能力,此时准备再次释放一击,彻底将余凡拿下。

    “试试便知!”余凡嘴角翘起,此时他的灵海中,还有一部分灵力剩余,别说一击,就算是两次同样强度的攻击,也能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又各自凝聚灵力,之后飞速靠近,两道强大的攻击接触在一起。

    ‘轰!’

    又是漫天尘土飞扬,片刻之后,两人依旧站在场上,余凡的神色依旧风轻云淡,而杜州的面色,已经变成铁灰一般...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为什么你的灵力如此多?”

    杜州已经灵力枯竭,满头的汗水,如雨般落下,此时连站着都会非常疲惫,下一击肯定是没法释放。

    余凡嘴角翘起,学着刚才杜州的话,原封不动的还回去,“杜州,你很强,不过六段的实力,只坚持到这个程度,同样的一击你还能释放出来么?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杜州听到如此寒言冷语,脸色变得煞白,勉强支撑住身体,反驳道:“我是释放不出攻击,难道你就可以了?”

    两人战斗时间相差不多,具体应该说是余凡战斗的次数多一场,灵力消耗更大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敢相信,对方还有能力释放攻击,在意识里认为余凡只是勉强支撑,与自己同样灵力枯竭。

    “杜州,你自己做不到的事情,不要以为别人也做不到,告诉你,我能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