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人投注 > 重生之都市霸主 > 第4章 诡异死亡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(真人投注).,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不!!!该死的,见鬼,法克,特么的,我的钱呢?我的钱呢?”

    “我卡里明明有六百多万,除了给那个杂碎给了一百万,还剩余五百多万,可是现在,怎么还有两百五十块钱了?我的钱呢?”

    从古辰所住廉租屋走出不远的程三儿,看着手机银行余额处那可怜的25o,眼睛瞪大大大的,状如疯魔一般,愤怒的,语无伦次的咆哮,怒吼。

    就像是他老婆背着他偷了人被他抓了个现行,惊怒暴躁,气急败坏,脸色煞白,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他,一定是那个该死的混蛋,他通过黑客的手段,把老子卡里面的钱全部卷走了,该死的杂碎贱种,你给老子等着,我一定要让你好看!”

    忽然,程三儿瞳孔一缩,想起之前刚生的一幕,心中的直觉告诉他,自己不翼而飞的钱,一定和那个该死的杂碎有关系!

    “该死的野种,老子的钱有那么好拿吗?不行,此事一定要上报给少爷。”

    一想至此,程三儿也不顾及身上的伤势,;连忙找了个出租车,赶至蝶湖湾。

    蝶湖湾,是金城最好,最奢华的别墅区,程三儿口中少爷,也就是程天泽住的地方就在蝶湖湾。

    “你说,那个穷小子不但是练家子,轻易把你两只手腕都拧断,还是一个级黑客?把你卡里的所有华夏币都神不知鬼不觉的转走了?”

    一座豪华,奢侈,富丽堂皇,占地上千平方米的别墅大厅中,程天泽身着真丝睡衣,随意躺在奢华沙上,看着跪在地上瑟瑟抖,满脸淤青,狼狈不堪的程三儿,一脸的淡然,仿佛在问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。

    “少爷,我知道这件事情很不可思议,毕竟,前不久,若不是那个该死的巡逻警察,那个杂碎早就被剁成肉泥了。但是,此事我誓,绝对没有欺骗您,我这断掉的双手和身上的伤势就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程三儿一脸的信誓旦旦和无比笃定。

    忽然,程三儿仿佛想起了什么,再度开口。

    “对了少爷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那个杂碎竟然知道我是您派去的,见我的第一面,竟然就叫出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程天泽目光一闪,旋即问道:“程三儿,你跟随本少爷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少爷,如今,有五个年头了。”

    程三儿恭敬的回答,心中唏嘘不已,跟随少爷,他才有今日,不然,他怕是早就被债主打死街头了吧?

    “五个年头了……看在你跟随本少这么久的份上,本少暂且相信你一次,但,事后若是现你在撒谎,你应该知道本少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程天泽双眸扫了一眼程三儿,漠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少爷,若是程三儿欺骗你半句,程三儿这颗项上人头,少爷你尽管拿去。”

    程三儿连忙誓赌咒,生怕程天泽不相信自己。

    “先去医院治疗伤势吧,别落下什么病根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少爷,谢谢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程三儿满脸的感动和激动,就差流眼泪了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正欲起身的程三儿忽然惨叫一声,嘴巴一张,一口又一口浓稠的鲜血,从嘴里喷出,鲜血中,夹杂着一块又一块的碎肉,分明就是内脏。

    “少爷……救……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程三儿猪头脸变的扭曲狰狞,满脸的惊骇和绝望,看着同样陷入震惊当中的程天泽伸出手,希望程天泽能救他一命。

    只是,下一刻,只听见噗的一声响,仿佛某物彻底碎裂一般,程三儿双腿乱蹬,身子一阵抽搐,七孔流血而亡。

    “谁能告诉我这特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一直以来,都泰山压顶而面不改色,沉稳淡定的程天泽,看到如此诡异恐怖的一幕,却像是变了个人一样,满脸惊骇的从地上站起来,失声尖叫道。

    他是金城大少,乃至肃省都有极大影响力的大人物,什么样的事情没有经历过?

    但,眼前这宛如鬼神一般的一幕,却让他方寸大乱,身子颤抖不已。

    未知,果然才是大恐惧。

    他一个凡夫俗子,再厉害,又能厉害到哪里去?

    遇到如此诡异惊恐的一幕,依旧吓的大呼小叫,心肝儿乱颤,手心全是冷汗。

    “血葵,血葵呢?他人去哪里了,快给本少找来。”

    程天泽眼睛忽然一亮,像是想起了什么,仿若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,大喊血葵之名。

    片刻,一个身着皮衣,长披肩,面容刀削般,俊朗,冷酷,帅气的男子,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“我的程大少,你这是怎么了?嗯?这是程三儿那个莽夫?他这是怎么了?不对,是谁?竟然用如此歹毒的手段,震碎了他的心脉?”

    血葵一出现,笑嘻嘻的看了一眼程天泽,余光扫见倒在地上口吐鲜血,诡异死亡的程三儿,眉头一跳,也没见做什么动作,跨出一步,数米距离瞬间达到,来程三儿的面前,在其身上检查了一番后,便脸色一变,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血葵,你终于来了,你来我就放心了。你快看看,程三儿到底是怎么了”

    看着血葵,程天泽瞬间恢复镇定,仿佛血葵就是他的镇定剂一般,一指程三儿,连忙道。

    “程大少,你最近是不是招惹了什么强大的敌人?”

    血葵仔细的检查了一番程三儿的尸体后,这才站起身,深深地看了一眼程天泽,声音中再不复轻佻,凝重道。

    程天泽闻言,对程三儿之前所言,顿时全信,连忙把程三儿告知他的话,转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那个古辰,应是同道中人,而且,看起来,修为应该在黄级中期左右的样子,呵呵,有意思,这么久了,终于遇到一个有意思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不等程三儿开口,血葵便直截了当的揽下此事道:“程大少,两百万,我替你摆平此事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程天泽没有多想,直接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百万对别人而言也许很多很多,对于他这个阳光集团的少董,还不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“痛快,真人投注:那么,把关于那小子的所有信息整理好后给我,我替你摆平!”

    心中却在想,那个叫古辰的家伙身上,一定有大秘密。

    前两天时,还被程三儿堵在死胡同差点狂揍致死的家伙,摇身一变,却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,这完全不符合情理。

    要么,就是之前这小子一直藏拙没有动手,要么,就是此子突然得到了某种机机缘,实力大涨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在世俗界也许极少生,但是,在修炼界,却也时有生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时间,关于古辰的所有信息,全部出现在血葵的面前,血葵大致扫了一眼,咧嘴一笑,扬了扬,便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呵呵,古辰吗?我倒要看看,你身上有什么秘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