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人投注 > 神级皇帝之斗破三国 > 第17章 一同侍寝就明白了
    第十七章一同侍寝就明白了

    一进军营,刘协将郭汜一丢,只道:“快!绑起来,这家伙还没死呢!留着活口还有用。”

    一剑666伤害符还带不光郭汜的生命,这家伙还有些生命值,刘协可不能放这家伙回去。

    众人大喜!

    没想到天子出战,赢了郭汜,为已方争取了三天时间,现在还活捉了郭汜,这可是一个大筹码,有郭汜在,郭汜的人马就不敢轻易进攻营地了。

    如此等白波军过来之后,打败李傕便是板上钉钉的事,没准还能消灭他。

    活捉了郭汜,一众士兵们对刘协崇拜得不要不要的,今天的天子如有神助,不管是说话还是比式都太让人惊艳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都散了吧,大家忙自己的去,董将军给我看好郭汜。”刘协协挥挥手,也不在多说带着人进了自己的军帐。

    刘协过来的时候,董琳、伏寿、宋都三人都在等着他,听说刘协亲自跟郭汜去拼命,担心之极,现在见刘协回来了,揪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三位爱妃怎么都在这呀!看你们一个个脸色憔悴的样子,真是让朕好生心疼。”刘协见三个大美女都在,走过去,一一抚摸了脸安抚着,尤其是最后握着宋都的小手。

    宋都也是他的后宫之一,现在也是贵人,是常山太守宋泓之女,此女高窕腿极为修长,属于那种腿玩年的存在,让刘协啧啧不已。

    不过郁闷的是她并没有宝箱,系统不给激活。

    “陛下!今天真是太危险了,你是天子,大汉的皇帝,怎么能跟郭汜这样叛臣贼子的粗人比斗,要是伤到哪里,我们怎么活,大汉怎么办。”皇后伏寿很正统,做事做人正经规矩,在她的认知里,天子是不能犯险的。

    刘协松开宋都的手,转然握着伏寿的玉手道;“朕这不是没事吗?如果有危险朕是不会过去的,朕可不想死,更舍不能你们三个娇滴滴的美人,朕的人生还长着呢,日后的日子多得是。”

    说着刘协就向伏寿的唇亲去,伏寿赶紧低头躲避,脸色羞红,天子越发的不正经了,这里还有两位妹妹看着呢,怎么能做这样的事,让人情何以堪。

    让她还怎么树立威严,做后宫之首,怎么端庄。

    “陛下!这一回你捉了郭汜,大骂李傕,可是威风了,刚才好多士兵都在提论你呢,他们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。”董琳是比较董情趣的人,可不像皇后那么正统规矩,不用保持什么皇后礼仪,靠上来微微带着醋意,顺便捧捧天子,讨要垂怜。

    刘协嘿嘿笑了一声,一手拦抱着董琳,享受着丰腴的娇躯带来的弹柔感,眼睛朝下盯着董琳胸前的波涛巨浪道:“是你的眼神不一样了吧,朕一向都是很威武的,前几日你不是尝过吗?”

    董琳唰的脸色也红了,滚烫滚烫的,天子的威武她当然见识过了,那种感觉如入云端,持续一个时辰,实在是让人痛苦并快乐着,记忆犹新呀,双腿都不自觉得有些微颤起来。

    宋都、伏寿同时问道:“什么威武?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,今天晚上你们一同侍寝就明白了。”刘协将三女一同抱住,尽想齐人之福。

    二女这才明白什么意思,宋都娇羞沉默,她反正是没意见,只要天子高兴便好,伏寿却气嘟嘟起来,胸口起伏剧烈,小小的啐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是皇后,母仪天下,怎么能跟两个贵人一同与天子在床上,想想就羞躁的慌。

    入夜!

    刘协这边欢声笑语,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李傕这边到是气氛沉闷,李傕本人对白天之事,耿耿于怀,想了许久然后让人将贾诩找过来问道:“文和,现在郭汜被天子劫持而去,如何是好!”

    自从李傕在长安劫持天子出宫之后,贾诩就有离开他的意思,已经不太愿为他出主意了,于是回道:“静待三日之后便好,天子已经答应三天后跟大司马回京了。”

    李傕抚摸着胡须点了点头,不作评价,不过眼中突然露出一丝幽寒之光,脸上狠劲暴露无遗,又问道:“你说郭汜还能活着回来吗?要是天子不放他,他的人便无人指挥了。”

    贾诩大概听出了李傕的意思,附和道:“能不能活着全在大司马的意思,谁指挥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也对,谁指挥都一样。”李傕听说大笑起来,然后叫来亲卫,吩咐道:“去准备好酒好肉,今夜我要摆宴,在通知郭汜手下的各大校尉,就说我要跟他们好好商议迎救郭汜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李傕要在中军大营内摆下一场夜宴,相邀郭汜部将吃喝,表示商量一下怎么迎救郭汜。

    现在群龙无首,郭汜各部将信以为真过来赴宴。

    “各位都来了,坐吧。”李傕坐上上首位,抬手请来者都坐下,举起酒樽先是一干而尽,然后夹起肉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郭汜部将一一落坐,真人投注:恭维了李傕几句,然后也纷纷举起酒樽满饮而尽,接着李傕又与众人聊了几句,众人开始大吃大喝起来,直到宴席过半,这时有一人忍不住问道:

    “大司马!不知你可有什么好主意迎救我们家车骑将军。”

    李傕撇了一眼,不咸不淡的问道:“你觉得要怎么救他?”

    “大司马!我们应该夜攻,杨俸、董承没有多少人了,定然料不到我们提前进攻,我们可以趁乱救出将军,还能一举消灭杨俸董承这两个狗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!你这不是陷我于不义吗!现在就进攻,天下人怎么看我。”李傕听后气愤不已,一把将酒樽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说话那校尉的对面就是李傕外甥胡封,胡封趁势抽出剑一把刺了过去,同时帐外冲出无数带着兵甲的士兵,对着郭汜的部将们不问三七二十一就是砍去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……!”

    郭汜的部将们这才明白这是一场鸿门夜,李傕压根就没有这么好心救郭汜,而是要除掉他们吞并兵马。

    很快郭汜的部将全被杀死,一个没有活口。

    这种事李傕做得多了,当初他还用这一招与郭汜合谋杀死了猛将樊稠,顺势吞并了他的兵马,如今又是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“呸!什么狗屁车骑将军,就让他死在小皇帝手里吧。”李傕本就与郭汜有仇,要不是郭汜跟自己闹心,二人也不至于在长安内讧打起来,也不会让小皇帝有机可趁溜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有机会搞死郭汜,自然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是夜!李傕吞并郭汜兵马,自身实力壮大。

    可怜的郭汜还被绑在这边营地内,等着自己手下来迎救,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任何本钱。

    (本章完)